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我的记忆之八  

2018-07-20 21:53:44|  分类: 记点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歌嘹亮


(五十六)新部队,新环境,新人员,新面孔,由此而带来的纯净、友善与美好,尤如一张白纸,给了你充分无限的想象空间和自由挥发的广袤天地,你写红就是红,你画绿就是绿,你抹黑就是黑。当然,作为一个兵,一个想当将军的兵,特别是像我这样,在这之前被困厄折磨的快要窒息的兵,一旦重新获得这样的自由,这样的空间,这样的机会,深知来自不易,当会更加珍惜,并用自己最完美的表现,为自己的人生绘制一幅最新最美的画卷。

    事实也是这样,在新部队我很努力。在班里,当时我们有两个班长,除我外,还有一位,是从六营调来的,他,65年入伍,也年长,上面指定他负责全班的工作,我则积极地配合于他。在连里,我尊敬领导,服从指挥,并与其他班的同志友好相处,而且,一旦有涉及全连的活动,我都积极参加并努力表现。记得,当时正流行样板戏,我之前在学校曾学得一些,现在全派上了用场。我找来了曲本,并把它抄写出来 ,挂在墙上,一句一句的教大家唱,后来竟演变成连队文娱活动的主要内容,我也成了当然的教员。进一步,在与其他部队一起列队时,我又成了部队之间的拉歌手。每当这时,我特别的活跃,指挥连这块方阵全听我的指挥,声音齐整,步调一致,军歌嘹亮,深得领导和同志们的好评。

(五十七)没多久,六营来的班长提为排长(据说是来之前就有安排的),班里的工作由我负责;新提的班副是二营与我一起过来的,姓唐,彼此关系挺好,我们相互尊重,密切配合;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班里的工作张驰有度、有声有色,同志间的关系也非常友好和睦。

那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在班里,我被尊重、被拥戴;在连里,我被羡慕、被追捧;在领导那,我被器重、被厚爱;我像是被蜜浆所包裹,被幸福所填塞,我的虚荣心和表现欲处于一种饱和状态,像被打了鸡血,每天都十分的亢奋,一时间,我成了连里的大红人,甚至连自己也这么认为。

我还不缺友谊,同去的南京兵老周,我的至交,一得机会,我们便会结伴外出,一起去寻找属于我们这个年龄本应有的自在与快乐。有一次,我俩骑了一部自行车(他在电话班,经常需要外出查线路,配有自行车),从团部出发,沿着公路,边走边问,目的地是海边。那地儿叫蟹浦,我们一人骑,另一人坐,骑一段,走一段,用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才到那儿。那海是看到了,然而,除了海,就是些荒漠沙滩,除了一两个经营黄沙工人用于遮阳的顶棚外,真的就杳无人烟,啥也没有了!不好看,也不好玩,何况还是个大热天,烈日炎炎,还无遮无挡。更煞风景的是,我们的自行车独巧在这时这地给爆胎了,骑不动,也走不了。我们饿着肚子,推着车,一路问,一路寻,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补胎的师傅,在他的帮助下,补好了车胎,最终在规定的归队时间内赶回了连部,而且,我们不动声色,若无其事,就象刚从二十米外散步聊天回来,其间所发生的一切,人不知鬼不觉,我们心底的那份得意和快乐就别提了,特爽特爽的那种!

(五十八)这时,我生命中的第二位和第三位贵人先后登场了。

所谓贵人,就是除了父母之外,没有任何理由而对你好的人!因为有说:“这世上,除了父母,没有任何人是应该对你好的。”

之所以说是第二和第三,因为第一位,之前已经出现,只是我不明白而已。他就是二营指挥排排长,姓须。是他在新兵集训结束时将我调整到了标图班,因为在人们的眼中,那是领导最看重的班;后来,老班长退伍,我提班副,当然也是他的主导;再后来,我与班长发生矛盾,他找我谈话,我不理解他的用意,反倒怨恨于他。这个结直到1971年退伍时,在从宁波往上海的船上才得以解开。他送退伍老兵正好跟的与我同一班船,是他先发现了我,并主动招呼我进他的舱。那时,他才告诉我,当时他为什么批评我,而且要求我无条件地服从班长的领导。他说,当时你不理解,我也不便说,其实我已经安排人去你家乡搞外调了,准备发展你入党,接下来,你将会在前进的道路上一帆风顺;如果当时你在与班长的问题上主动退一步,将对日后的发展非常有益,这叫做“退一步进三步”。这时,我才想起,当时哥哥曾来信说,你们部队有人来父亲单位搞外调了,我还不相信来着。

现在说这第二位,他姓韩,北京人,指挥连一组建,他就是指挥排长。他是个文化人,对我很好,许多地方对我都高看一眼,重用一层。有一次,在他办公室,他拿出手枪(排长配有手枪),笑着对我说,这枪很快就是你的了。我明白,他的意思是,我很快会接替他的位子;同时还向我透露,支部正在考虑发展我入党,并已派人去你家乡搞外调了。后来,我班65年的兵提了排长,他则提了连队的副指导员。再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去我父亲单位外调时出了问题,对方不配合,所以我的组织问题还得等一等。好像是过了几个月后吧,一次外出的车上,我们坐在一起,他又一次向我透露,连里又派人去你父亲单位去外调了,想尽快解决你的组织问题,而且这次的计划是直接提你做副指导员,我则会另有任用。我清楚地知道他对我的好,但我的命不好,父亲单位仍然不配合,去外调的人还是空手回来了。其实,是父亲单位的派性斗争,掌管这方面的人是父亲的对立派,从中故意作梗。

第三位贵人,姓施,当时任连队副指导员,就是他亲自去我父亲单位搞的外调。他也很欣赏和喜欢我,对我评价很高。但是,他为人特别实诚,做事也非常刻板,所以,他虽然想帮我,但却缺少办法,更不会去变通,所以,他一次次地为我努力,又一次次地空手而回,还一次次地为我惋惜。

(五十九)我们的团部在庄桥,那是从宁波往蟹浦的公路的中途一站。下了公路还得往里走,大概有两里地,这时你可以看到一群建筑,说是原当地一户姓庄的大财主的庄园,当地人叫它庄家大院。那庄园真的很大,有好几进,每进都很大,从前走到后大约得十几分钟,我们指挥所在最后面,被指挥连的营房包裹着。不同于原营部的指挥所,一是大,面积有原来的两倍还多;二是有参谋带班,不再是我们一位标图员。相对来说,孤寂感少了点,偶尔还可以说上几句话,但不允许聊天。然而,毕竟年龄不同,职务不同,而且是战勤值班,更多的是严肃和紧张。但碰上一个喜欢说笑的参谋,那情况就不同了。

那一天,我值班,带班的参谋是个大胡子,四川人,不但喜欢说笑,还爱抽烟,而且抽的是雪茄。那天,他就坐在我旁边,那烟味香极了,我忍不住问他:“这是什么烟,怎么这么香?”他笑着对我说:“要不要来一口?”说着,便把那烟递到我的手上。出于一种好奇,也是出于礼貌,我吸了一口,便将烟递了回去。他却将烟推了回来,说:“没关系的,再吸两口。”于是,我又吸了两口。很奇怪,他吸时,我闻着特别香,但自己吸,却感觉不到。大概过了有三、四分钟吧,我突然感觉恶心;再一会,感到肚子不舒服;再再一会,感觉自己要拉了,而且忍不住。我向他告假,并打电话让班里来一个人顶班。他笑着拍着我的肩,说:“小伙子,醉烟啦!”当时,我也顾不了那许多,捂着肚子直往厕所跑,背后传来他那得意的大笑声。

(六十)记不清什么原因,有一段时间,我们指挥所的战勤值班被移到了机场,在那遇到过两次战情,都是美国的高空无人侦察机,好像机名是IS71,从南海北上,经杭州湾再向北向东。它的高度一般都在万米以上,当时我们的飞机上不了那高度,只能在下面作监视和护送。有一次,记得很清楚,我们是从杭州起飞的一架米格21,在8千米的高度伴飞,说是不让它下来,如果它下来,我们就打它;它在上面,我们打不到,但它侦察也看不清楚。两次战情,我都顶上了,因为我已是班长。

在机场期间,母亲来部队看我,我陪她去了宁波市区,还拍了照。这之前,哥哥利用出公差的机会,也曾来部队看了我。这样,我当兵期间,我三位至爱亲人都来过了,我从中收获到了满满的亲情和温暖。

(六十一)因为心情好,日子便过得特别快。说着说着,就到了年根,指导员第二次外调,仍然空手而回,看来,眼下一时半会儿,我的组织问题是解决不了啦;组织问题解决不了,那就提不了干,之前那些美好前景都无法实施,更谈不上实现,于是,我要求退伍。

19713月,我在服役了整整三年之后,终又踏上了回家的路。在回来的船上、车上,我想了很多很多,想到了这三年,它给了我什么?我又从中得到了什么?从现今的觉悟,兼顾当时的认知,我感觉:

这三年,我实现了自己人生真正意义上的“断奶”。离开父母,是迟早的事,早一天离开,便早一天长大;否则,一直在父母身边,就断不了奶,成不了人,成不了一个独立意义上的人。在部队这三年,特别是前期,我遭遇了三重围堵打压,一是糟糕的人际关系,二是对象的无厘头纠缠,三是身体疾病的折磨,而且这三方面的负面因素,彼此交叉、影响、叠加。这一切,我独立面对和承受,令我倍感痛苦,但也倍受教育和启示,从而实现了人生真正意义上的“断奶”。

这三年,我积累了对日后步入社会颇有裨益的经验。相对于社会,部队简单了一些;相对于学校,部队又复杂了一些;对于最终必须要步入社会、闯荡江湖的人来说,这部队的经历,无疑是一个最好的过度;开始知道人情冷寞、世事难料;同时对今后置身社会,有一个思想准备和经验借鉴。

这三年,我收获了这世上最珍贵的友情。战友,这是一份特殊的情感,有着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基因。在去越南前线的动员会上,大家都作好了献身祖国的准备,而且有的战友已经把年轻的生命抛在了异国他乡。这样的一种情谊,何其难得与珍贵。我们同时复员的四位战友,五十年了,一直像兄弟一样相处。前两年,指挥连战友重聚,那场面更是感天动地,令人荡气回肠!

欢送的终于锣鼓敲起来了,回家的车船终于开起来了,我又一次踏上了回乡的路,可这一次与上一次截然不同,走了,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别了,我的部队!别了,我的军营!别了,我的战友!别了,我那曾经拥有的日日夜夜和那难以割舍地一切所有!只是在这时,我才深刻地领悟到,部队啊,我与你已经不可分割,你已经植根于我内心深处,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那最耀眼最鲜丽的一部分!

20180720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