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我的记忆之三  

2018-06-28 19:40:20|  分类: 记点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华正茂

 

(十六)六四年,高一,甲乙两班,我在甲班。

(十七)那年,哥哥当兵了,不久给家里寄回了件衬衫,军绿的,部队发的,说是给我的,是件新的。我好激动,因为打我记事时起,好像就没怎么穿过新衣服,总是拣哥哥穿旧了的。第二天,我穿着它到学校,引来了同学们太多的羡慕和觊觎。我,穿上了就不想脱,时间久了,汗腺味太重,母亲硬是从我身上扒下来洗了,可没等干,我就又穿上了。

(十八)我开始抽条,个子直往上窜,看着看着,很快就在班上进入了中上的行列。

这时候,我突然爱上的体育,篮球、乒乓球、排球、铁饼、双杠、单杠,我都沾上了,而且沾上就迷上。我家与学校只一墙之隔,早早晚晚的,我总在那操场上。清晨,我会与几个小伙伴不约而同地出现在那体操器械旁,复习老师上课时教给的动作,相互切磋;有时老师也会加入,给我们开个小灶,教点难度大的动作,每每这时,周围都会围有很多晨练的同学,我们特别兴奋,一上杠就恨不得拿出两辈子的力气;有时,晚上月光好,晚饭后我还会去篮球场再过把瘾,那儿总会碰上几个象我这样的二胡球痴。就这样,日复一日,天复一天,之前体检给我心里造成的阴霾,不知不觉地就烟消云散了,我的天空重新放晴,而且阳光明媚!

       这期间,我成了学校排球队的一员,体操比赛中还得了双杠第二名。

我还参加了学校的话剧社。前后有过两个剧目的表演,一个叫《放下你的鞭子》,是配合九一八纪念活动的,我好像是群众演员;另一个是《雷锋》,是根据电影故事自编的,在其中,我饰演王大力

(十九)高一和高二这两学年,学校又以年级为单位,组织了两次数学竞赛,结果两次我都得了第一。很搞笑的是,第二次,我的得分是50,当时完全以为没有指望的,那知道,其他人的得分比我更低;更搞笑的是,据说当时有位高一的学霸拿了我们的卷子去做了,得分竟超过了我。所以,得了第一,好像也不是很光彩,更谈不上得意了。

(二十)六五年的上半年,我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让我很自豪,也让父母开始对我刮目相看:我帮父亲找到了失散四几十年的弟弟。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上了高中后,父亲曾很自豪也很郑重地对我说,“你现在可是我们王家祖代文化最高的人了,只要你能上,老子哪怕逃荒要饭也要供你上!”接着,就说起了他那段难以起齿的伤心事。原来,父亲老家在山东蒙阴,一家四口,父母加他兄弟二人;后逃难到了河南新安;再后来再逃难到了驻马店;在那,母亲改嫁,弟弟送人,爷爷带着他又继续逃难;当时,他四岁,弟弟还不到两岁。后来,爷爷追随他到了南方,是父亲给他送的终,奶奶想必也早已作古,只是那个送给他人的弟弟现今在哪?可好?这事,他一直放不下,每当多喝了两杯,便边说边流泪。那天,我壮着胆安慰父亲:“想他,就找呗!我来帮你。”他将信将疑,我却当了真,因为我是高中生了呀!我根据父亲描述的情况,给河南驻马店派出所写信,第一封没有回音;隔不久我又写了第二封,半个月后,派出所给了回信,说找到了,但他本人多年前在一次事故中已经去世,但他的家人与孩子都在。有回信,找到了,这本身就已经让我们惊叹不已;但接下来的事,更让我们瞠目结舌、喜出望外,因为不几天,叔叔他大儿子根据信上提供的地址亲自找上门来认亲了!虽然在有生之年,父亲没能见着弟弟,但侄儿上门也还是一种安慰,毕竟,心里那块悬挂多年的石头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二十一)那年暑假,我有了我的第一次打工经历,那也是我平生唯一的一次,也是最苦最累的一段经历,那是在南京炼油厂基建工地上拖板车;同去的还有我的邻居,比我高一届的王同学,但他是兄妹俩拖一部,而我是一人拖一部;装满土,一车得有八、九百斤,挺沉的。当时,正值盛夏,高温酷暑,我们两部板车,一前一后,就在那炎炎烈日之下,面向黄土背朝天,一步一叩首,汗珠似水流。午饭是自带的盒饭,中午在工棚里热一下;为了给我补充体力,母亲每天都给我盛上满满的一大盒饭,并在上面加上一汤匙的荤油;荤油拌饭,真的香极了,每天我都是颗粒不剩,吃得精光光。

有一天,时近黄昏,突然天变,风赶着云黑压压地追了过来,眼看一场暴雨就要到来,我们加快了速度,拼命地往回赶。在一坡道上,我的车打了滑,回了几次都没冲上去,同行的他俩在前面也走远了,这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雷声越来越紧,风越来越大,我完全没辙了,最后竟急得坐在地上哭了起来。好在,在大雨落下之前,雨点追赶着一群下班的工人出现了,他们帮我推上了坡,并将我一直护送到了货场。

这次打工,最后结账为75元,这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除了交学费,还多有富余。第一次用自己打工所得,给自己交了学费,还能补贴家用,我特自豪,特有成就感。

(二十二)十月中旬,又是农村大忙,我们班去西长林支农,这事正与我家里盖房子撞上了。

事情是这样的。哥哥当兵一年,不久前给家里寄回了60元钱。当时,当兵第一年,每月津贴是6元,一年总共72元,寄回60元,也就是说,这一年,他自己所有的开销和另用,包括积余,总共也只有12元。拿着这钱,父亲感慨不已,说:平时,我又吃烟又喝酒,还好个朋友,挣的钱全砸在这里面了。按说,挣的也不算少,有时一趟活就能挣个几十块,可我就一直就没把钱当钱,有一个用两个。孩子这钱来得不易,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用。我要给孩子们垒个窝,不管将来他们能不能成事,飞到哪,最起码回来还有个落脚的地儿!就这样,60元起家,再东借西凑,包括向单位赊帐,终于把这事搞定。

我家的住房,前面提到,是当年向做棺材生意夏老板租的,后来,用500元當了。房子小五架梁三开间,有年代了,这次计划将它翻盖成大七架梁三开间,后面再加一仓储。眼下就得搬家、拆建,父母要我向学校请假,给家里做个帮手。私下里,我向班主任说了,也答应了,但我自己心里总有个坎过不去,总觉着:私人的事,家里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公家的事,单位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学雷锋见行动,可不许掉链子!我向母亲求情,母亲虽然不同意,最后还是悄悄地放我走了,临行时还塞给了我五元钱。

支农结束回来的那天,到家已经是傍晚,母亲正在做饭,她告诉我,房子已经拆了,你爸在那边拾砖呢!我丢下行李,去了老房子。时已抹黑,昏暗的光线下,那老房子已经不在,靠街只剩小半截墙,墙内一堆堆瓦砾,一个瘦弱的身影蹲在那角落,时而传出砖块碰撞的声响。陡然间,一种莫名的悲凉与感伤袭上身来,我突然发现父亲老了,不再那么强大,而是如此的瘦弱和可怜,我的心头一热,眼泪夺眶而出。我轻轻地叫了声,悄悄地靠了过去,蹲下来,学着父亲的样,拾掇那些碎砖烂瓦。父亲什么也没说,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直至母亲过来叫我们吃饭,他还是一句话没说。真的,当时我真的希望他狠狠地骂上我几句,甚至给我几巴掌,可他没有,他什么也没有做,其实他这样,让我更难过,我心底深感愧疚,非常非常十分十分地愧疚,我对不起年迈的父母,对不起这个家,对不起我最不应该忽视和对不起的人,何况是在哥哥不在家的日子里,家里最需要人手的时候,那时那刻,我终于明白,我错了!

(二十三)高二的下学期,我开始考虑考大学的事了,因为在我们学校,高三只有小半学期的新课,其他时间大多是复习备考。按说,顺理成章的,我应该走数学的路子。但综合分析我个人和家庭的情况,结果我选择了物理,因为物理的应用性更强,而数学的理论性太多,我的家需要我有更多的从事实际的能力,再说,我的物理学科的成绩也不错,只是需要把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有意识地向物理方面作些调整就可以了。当时教我们数学的老师姓章,教物理的姓程,我开始主动接近程老师。感觉上,他好像对我的热情还有点不适应,不时地还会闹出点小笑话。他岁数很大了,可还没有结婚。他个头较矮,上身很长,头很大,头发向后梳,而且根根不乱,我时不时地会拿他的头说事,赞美他,可结果总是适得其反。(2018-5-28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