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我的记忆四五六  

2018-05-28 22:35:05|  分类: 记点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记忆:同学少年

(九)六一年,我进了中学。

小学毕业时,我的数学总评是99.5

(十)初中发榜的那天,我和母亲随表姐去了安徽大舅家。

表姐是受大舅之命专程来接我们的,由头是庆贺表哥的婚礼,在我家耽搁了几天,因等发榜。

那是我有自我意识后的第一次远行。

之前,三岁时曾随母亲去过上海的二舅家,但那时对一切都还只是下意识的。二舅家在建国西路,一座小洋楼。大红漆的楼梯,我整天爬上爬下,那是我唯一的印象。母亲说,在大街上,我指着从身边来来往往的小包车(轿车)说那是我的,每每与邻居提起,她特得意,说我是坐小包车的命。

第一次远行,先从家乘郊区车去城里,然后再换乘跨省的长途车。大舅家在安徽天长铜城,按现在的话,也只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可当时那路那车,进城就得一个多小时,跨省长途又是四个多小时,到时好像已经是下午的下半时了。我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可那沿途的风景着实迷人,夏日的阳光满满的,毫不吝啬,大把大把地撒向大地;苏北平原上的风,带着里下河特有的气息,暖暖的,满满的,鼓鼓的,从窗口一股股地向里湧,一张口就是满心满肺的新鲜,特舒坦;窗边掠过的是一排排毕躬毕挺的白杨,一块块成方成矩的稻田,时不时地还可以看到那大片的芦苇荡,满塘的荷叶莲花,这一切对于一个大山边长大的孩子,平时连街都不会出的,真的就象出笼的小鸟,那颗心啊,就这么飞啊飞啊,不计行程,不知疲倦,肚子咕咕,就让它咕吧,况且也不怎觉着饿。

在大舅家,一待就是十五天。按大舅的话说:多待几天,好好养一养,瞧这孩子就剩张皮了!

这十五天是在天堂的十五天!一天杀一只鹅,饭菜管够,每天站在麻将桌边看热闹,时不时地还会得到赢牌人的赏钱,虽然一毛两毛的,对我来说,那可不是小数目。

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那可是1961年,三年自然灾害的积重之年,我十三岁,几年了,就一直没吃饱过,不仅如此,为了肚子,淘山芋、挑野菜、够槐树花,扒榆树皮,甚至刨观音土,都干过,可还是填不饱。唯一一次吃饱了的,是考初中的那天早上,母亲给我蒸了满满一钵子饭(平时定量三两),还在上面浇了近一两的豆油,我一边吃,眼泪一颗一颗地往碗里掉,心里还在不停地念叨:我今天一定要考好!一定要考好!妈妈给我吃了半斤饭!这就是当时我家的境况。突然间,在大舅家,换成了这么一个场景,饭菜管够,每天有大荤,还有钱进账,这不是天堂是什么?那时那刻,大舅成了我的上帝,成了我膜拜的佛,在我眼中,他是最美的,最好的,最可亲的!因为这个缘故,我对大舅一直存有感激之情,以至大舅去世后,表姐也连带成了我感恩的对象!

(十一)初中四个班,甲、乙两班大多是周边农村的孩子,以及家远必须住宿的;公社干部和学校教职员的孩子,还有街上的,基本上都在丁班;丙班比较杂,矿上的,铁路上的,周边几个厂子的,再加上附近的一些单位的。我在丁班。

(十二)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被指定为体育委员。我身体发育较迟,当时在班上个头是倒数第二,以至第一堂体育课,我就站在老师旁边,他还在大声地喊:体育委员是哪位?快过来!有同学指着我说,‘他就是’时,老师仍很不以为然。好像,没多久,我的体育委员便被捋了,我没闹情绪,还有些如释重负,说真的,那么多野孩子,我真的唬不住!

(十三)天性中,我有文艺喜好,第一学期便入选了年级的合唱队,而且在第一次演出中又被老师指定领诵过渡词,也许是这个原因,不久又被选中成了学校广播站的一员。校广播站有四、五个人,各个年级的,我与他们轮流值班。轮到我值班,我会提前到校,在一段晨曲之后,学校的大喇叭里会传出我的声音:南京栖霞中学有线广播站,现在开始广播。老师同学们,大家早晨好!下午,两节课后,会去放一些唱片,播放一些歌曲,偶尔还会播送一些通知之类的。当我从那个广播站进出时,总会收到一些同学从各个方向投来的羡慕的眼光,每每这时,我都非常享受,真的,许这就是所谓的虚荣心吧!

(十四)初二,有了平面几何。这学科的多样性和特有的挑战性很吸引我,同样一道题目,可以有多种解法,甚至无数种解法。在寻求更多更佳解法的过程中,我有了充分的思维的拓展空间和无限的想象空间。我一度沉迷其中,乐此不疲。当年年级举办的数学竞赛我得了第一名,其中有一道题,就是证明任意三角形的三个内角和为180度。

(十五)初三毕业时,原本计划是考技校的,一是我的家境不是很好,二是父母对我也没有深造的要求,认为,能上个技校,出来做个技术工人,有碗饭吃,就行了。这,也符合我本人想法,我的学习成绩比较好,在班上一直在前五,有时还会冒个前二前三的,因为考技校相对于考高中,对分数的要求更高一些,我有优势,也有自信。可命不由人,毕业前的体检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查出我有心脏病,肺上有钙化点,甲状腺还肥大,一下子把我和我的家人全搞懵了。技校肯定不行了,那有身体条件限制,只能考高中。问题是,这病还得看呀!记得,母亲带着我去城里大医院问诊,在江苏医院,即现在的省人民医院,诊断是:1、心脏先天性三尖瓣缺损,2、甲状腺肥大。说,要做手术,否则活不过十八岁。我害怕,家人也怕,关键的是还没有那么多的钱。最后,母亲带着我回来了。我们这样的人家,能咋的?听天由命吧!能做的,就是平时多买点海带让我吃,补碘,说是对甲状腺有好处。

就这样,我进了高中。


我的记忆:风华正茂

(十六)六四年,高一,甲乙两班,我在甲班。

(十七)那年,哥哥当兵了,不久给家里寄回了件衬衫,军绿的,部队发的,说是给我的,是件新的。我好激动,因为打我记事时起,好像就没怎么穿过新衣服,总是拣哥哥穿旧了的。第二天,我穿着它到学校,引来了同学们太多的羡慕和觊觎。我,穿上了就不想脱,时间久了,汗腺味太重,母亲硬是从我身上扒下来洗了,可没等干,我就又穿上了。

(十八)我开始抽条,个子直往上窜,看着看着,很快就在班上进入了中上的行列。

这时候,我突然爱上的体育,篮球、乒乓球、排球、铁饼、双杠、单杠,我都沾上了,而且沾上就迷上。我家与学校只一墙之隔,早早晚晚的,我总在那操场上。清晨,我会与几个小伙伴不约而同地出现在那体操器械旁,复习老师上课时教给的动作,相互切磋;有时老师也会加入,给我们开个小灶,教点难度大的动作,每每这时,周围都会围有很多晨练的同学,我们特别兴奋,一上杠就恨不得拿出两辈子的力气;有时,晚上月光好,晚饭后我还会去篮球场再过把瘾,那儿总会碰上几个象我这样的二胡球痴。就这样,日复一日,天复一天,之前体检给我心里造成的阴霾,不知不觉地就烟消云散了,我的天空重新放晴,而且阳光明媚!

          这期间,我成了学校排球队的一员,体操比赛中还得了双杠第二名。

(十九)我还参加了学校的话剧社。前后有过两个剧目的表演,一个叫《放下你的鞭子》,是配合“九一八”纪念活动的,我好像是群众演员;另一个是《雷锋》,是根据电影故事自编的,在其中,我饰演“王大力”。

(二十)高一和高二这两学年,学校又以年级为单位,组织了两次数学竞赛,结果两次我都得了第一。很搞笑的是,第二次,我的得分是50,当时完全以为没有指望的,那知道,其他人的得分比我更低;更搞笑的是,据说当时有位高一的学霸拿了我们的卷子去做了,得分竟超过了我。所以,得了第一,好像也不是很光彩,更谈不上得意了。

(二十一)高二的下学期,我开始考虑考大学的事了,因为在我们学校,高三只有小半学期的新课,其他时间大多是复习备考。按说,顺理成章的,我应该走数学的路子。但综合分析我个人和家庭的情况,结果我选择了物理,因为物理的应用性更强,而数学的理论性太多,我的家需要我有更多的从事实际的能力,再说,我的物理学科的成绩也不错,只是需要把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有意识地向物理方面作些调整就可以了。当时教我们数学的老师姓章,教物理的姓程,我开始主动接近程老师。感觉上,他好像对我的热情还有点不适应,不时地还会闹出点小笑话。他岁数很大了,可还没有结婚。他个头较矮,上身很长,头很大,头发向后梳,而且根根不乱,我时不时地会拿他的头说事,赞美他,可结果总是适得其反。

(2018-5-28)

我的记忆:波澜壮阔

(二十二)六六年五月的一天,学校的全体师生被集中到大操场上,开大会,内容:批判“三家村”。

(二十三)第二天,学校停课了。再几天,宣传橱窗出现了大字报。接着,各种类型的大会小会,各种各样的新闻消息,纷至踏来,并且愈演愈烈,大有排山倒海之势。

原以为,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会很快过去的;过了这一段,学校还会回到原来的样子,我们还会在自己的教室里继续自己的学业,我还会在虔诚地等待着期末考试,等着升高三,想着考大学!岂知,这些内容,这些计划,这些梦想,所有的这一切,从眼下这一刻开始,已经离我们而去,而且越离越远;因为,扑面而来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波澜壮阔的革命,它将令时光异道、历史改辙,一切都因它而动,因它而变,何况我等,我们这些在大方略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我等。

看来,一切,都将在这“谈笑间,灰飞烟灭”;一切,都将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否则,你想怎样?又能怎样?

2018-5-29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