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我的记忆一二三  

2018-05-17 21:04:32|  分类: 记点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记忆:写在前面的话


(一)写自传是我的夙愿。

十年前,我退休时曾萌发,后因种种原因而搁置。再向前追朔,五十年前,入伍时似有此想法,当时还将自己在文革中的一些经历作了整理,同时开始了记日记。二零零四年,在一位朋友的建议下,将十几本日记焚毁,事后悔过,但转念一想,日记过于真实,些许内容真的不宜见诸文字,特别以示他人的,毁就毁了吧!

这次动笔,起因是同学的一篇赞美师生情的文章,自己这方面的缺失促使我追根寻源,发现与自己的出生背景相关,于是连带出我的父母、我的家庭,以及我儿时的记忆。

       笔是动了,但能写到哪儿,写到什么程度,心中则完全没底。但有一条是明确的,即我不想给自己太多的限制,到这年纪了,完全该是信马由缰的境界,所以,写到哪算到哪,写多少算多少,没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        

再,选择“我的记忆”为题,是为了避开求全,相对“回忆”,它更宽松;况,“记忆是最美的风景”,那就让我们,包括我自己,试着把它当作一道风景来看,不那么沉重,也不那么严肃。


2018-5-17

 

我的记忆:上帝造命


(二)我的上帝是我的父母。

(三)一只猛虎,正面扑来!父亲被惊醒。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三哥,三嫂生了!”

父亲披件衣服,直奔菜地的窝棚。(当时当地的风俗,在家生孩子不吉。)

就这样,我出生了,在菜地里临时搭建的一个窝棚,一九四八年八月二十六,农历七月二十二,鸡叫两遍,天,咋亮还黑。

(四)我家四口,父母,哥哥和我。母亲26岁开怀,生了哥哥,两年后生了我,之后再没怀上,这在完全没有任何节育措施的当时是很少见的,邻居们都夸我母亲好福气。

父亲是外乡人,自山东随国军南下,后开小差在矿山挖煤;再后来,帮人种菜;再后来,帮人赶马车,最终有了自己的马车,并凭它入了合作社,成了员工。

母亲是本地人,自小做童养媳,后解除婚约嫁了我父亲,先帮人洗衣服,后来有了孩子则兼顾家庭,五八年大跃进进了社办厂,成了工人。

父母都没文化,一直靠出苦力为生。

(五)我的出生地是南京郊区的一个集镇,相对城市,它是农村;相对乡下,它是街上,有点不城不乡、不上不下。

当地的山、寺庙和学校很有名,镇也因此一度成为区委和公社机关的所在地。

镇上有条街。街上的居民,大致可分为几类,一是区委、公社的干部职工;二是中小学和幼儿园的教职员工;三是一些公办机构的职员,如信用社、供销社、电管会、米厂、文化馆、电影院等,四是一些个体工商业主,有开小饭店、豆腐坊的,经营小百货、做各种小买卖的,干钟表修理、做鞋子包括修补的,还有做面条、打烧饼、炸油条的;五是各类工人,如社办厂的工人,马车合作社的员工,以及各种以出苦力为生的人。

我家,在街上,就政治、经济说,是不折不扣的最低层,在当地,在周围人的眼中,一直不招待见。

(六)出生的时间、地点、家庭和社会的时代背景,都不可选择和变更,这,就是命!它对我的人生走向,特别是起步,施加影响。

“赶骡车老王家的老二”,街坊们一直这么叫我,后来干脆省了,叫“二子”,连父亲也这么叫。


 

我的记忆:童年烙印


(七)五五年,我家从街北头的菜地搬到街上,是租做棺材生意夏老板的房子,五架梁三开间。那年,我上了小学。

(八)小学六年,印象深的事不多,只几件:

一是三年级的一天,上课时,我突然恶心,不想竟从咀里吐出了一条蛔虫,挺恐怖的。之后,母亲买了好多宝塔糖让我吃,不知那管用不,好在,那样的事再没发生过。

二是四年级下半学期,转学随母亲进了城,在南京电瓷厂职工子弟小学读了一年。那一年,是我童年最快乐的时光。暑假,与新结识的小伙伴,整天在附近的池塘、菜地和果园游荡,干了许多在那个年纪特疯狂的事,如因偷西瓜被果农追得跳进池塘,不敢上岸;因贪心吃桑果,几个口袋塞装得满满的,衣服全被染了色;还有一次,在燕子矶中学的井台上玩水,硬是把那辘轳给弄断了,被校工追的跑错了方向,认不得回来了!但有一件,挺值得骄傲的,因为第一学期算术成绩很冒尖,几乎每次测验、考试都是满分,第二学期便被指定为数学课代表,还因此引来班上许多同学的不服与嫉妒。

三是五年级的下半学期,即我转学回来的那学期,一堂数学课。课程结束的早,时间富余,年轻的沙老师突然兴致,在黑板上写了一个字母a,并告诉同学们,这是一个符号,可以代表任何数,念作“爱”。在大家跟读几遍后,他又在该字母前面写了一个8,然后转过身来,问大家这应该怎么念?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字母和问题,同学们全懵了,班上学习成绩好的,包括班干部,几乎全被叫站了起来,前几个都没说对,后几个直接给吓的不敢发声了,场面一时僵住了,我因为是刚转学回来的,老师不熟悉我,所以也没有点我的名。也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和原因,我举起了手,被允许站起来后,说:“捌爱”。“对了!很好!很好!”在连说了两个“很好”后,接着又跟上一句:“你一定会成为数学家!”霎时间,同学们的眼光刷的一下全部聚焦到我的身上,时间和空气在那一刻仿佛已经凝固,教室里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得到。话一出口,老师自己也感觉有点什么,便补充一句:“象这样努力下去,他一定会成为数学家!”我终于在被热血冲晕之后,带着涨红了一张脸,获准坐了下来。这一幕,在老师和同学们的脑海里,也许就是那么一闪,但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道彩虹,一直高悬。

  (2018-5-27)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