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南下会友侧记之二:又一个完美主义者!  

2017-04-21 21:12:01|  分类: 记点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过去的几次战友聚会中,我目睹了几位堪称完美主义者的典范:

一如我们的太原之行,我们自己联系了旅行社,旅游回来在太原逗留的时间只有一天,第二天就得与青岛、太原的战友一起向郑州进发。可就这一天,硬是让何英杰及太原的战友们给抓了个正着,上午去看蒙山大佛和晋祠,之后直奔清徐何英杰他的地盘,由当地公安局长出面,为我们洗尘加饯行;然后又把我们拉到他的公馆小憩,接着又去了吕梁山一睹华国峰的风采,真的是精彩纷呈、目不暇接。

又如郑州,中午的接风,晚上的欢迎宴,连长与保华已经把一切做到了极致,也是因为我们返程的车票为第二天的下午,留给郑州战友的只有半天时间,可就这半天,连长硬是带上我们去了那几十里开外的花园口一观,最后还按照当地的习俗——“进门饺子出门面”,硬是在黄河边上 “萧记三鲜烩面美食城”吃了面,还尝了当地有名的黄河大鲤鱼!

再如青岛,那单即青的梦幻法术,把聚会中的每一个能够想到的细节都把握到了,把前来聚会的七十多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轻轻松松地就“玩弄”于股掌之间,让我们一会儿在天上,一会儿在梦中。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下我们南京的周正洪,这可是继前面提到的几位之后的又一位完美主义者。说到完美,有例为证:

其一,就接待方案一事,里里外外的联络不算,光召集我们南京的几位战友开会就有四\五次之多,以至于只要家里电话一响,夫人们便调侃我们——“又要开会啦!”

其二,第一天的接站,太原的九位上午八点就到,而且希望到了以后,上午便能安排活动;郑州的保华,快十点才能到;青岛的即青,则是中午近一点才到,而且是飞机;连长夫妇则是傍晚五点半方能到。(上海的陆宗宝,何英杰说由他直接联系)正洪安排我在宾馆驻守恭候,联系安排客人落住;安排自己与老杨一早去车站接太原的,然后由老杨陪他们去参观;安排老余去车站接保华(尽管保华不让接);由于人手真的调配不过来,而且机场离市区较远,不得已只得让即青自己从机场乘地铁过来,我们则安排人在地铁口迎接。然而,“命不该绝”,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陈长康在群里得到了这个信息,主动与我们取得联系,并要求参加接待,这样,便由他直接去机场接即青了。下午四点,我和长康负责去车站接连长夫妇;德怀则负责把已经到了的客人带往晚宴地点;正洪与步奎利用下午这个空档,一是去商店取酒水,二是去超市准备明天中山陵活动用的便餐(这原本是可以提前准备的,可正洪坚持要最新鲜的,所以必须拖到前一天下午再办)。这一切,听起来有些云里雾里、眼花缭乱,但在正洪的精心设计和统筹安排下却井井有条、纹丝不乱。

其三,9号的活动,这是南下战友的第一天集体活动,也是南京旅游的重头戏——以中山陵为轴,外加明孝陵和灵谷寺。为了使这活动的线路更加科学和合理,正洪他提前亲自去这一个个景点踩点,最后确定由下马坊的金门进入,先明孝陵,再中山陵,最后是灵谷寺,之后,直接乘底站公交直达战友下塌的饭店楼下。最后实践的效果,确实不错!

其四,10号,安排先乘公交去雨花台,再中华门城堡、老门东、夫子庙,这是一个“一长三短”的线路。因为城市修路,有些线路与站点有了变化,为了雨花台是由南门进还是北门进,前一天他便与步奎反复查证有关资料,并在第二天实施时即时作了修正。那知,在最后结束夫子庙的参观,决定回饭店在哪乘车的问题上,却在我这儿出了差错。我确定过了马路就可以乘31路,因为前半月我刚与妻子这样乘过,哪里知道,当我领着大家到了那车站时,才发现这站点已经作了变更。正洪看着我直摇头,他说,他查过,这站点已经调到另一条街上去了,只是见我说的那么肯定,便没有那么坚持。失误的我,再一次不得不佩服他的周密与细致!

其五,原本说可能不来了的井海明,突然说11号凌晨六点到南京,而且是在城北的动物园门口下车。11号上午,大部队还有集体活动,相关准备工作还得进行,我建议是否让海明直接打车来饭店,正洪很严肃地看着我,说:“我要是你,我是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我无语。他接着说,“你想想,你去外地,外地的战友让你自己打车去饭店,你是什么感觉?”我再次无语。接下来的事更让我震惊,他提议:(1)他自己去城北接他。这也就是说,他五点就得从家里出发,四点半就得起床,接回来后,还得安排与陪同大部队的活动,真的是太难为他了。(2)中午为他接风。他说,尽管井,只是他一个人,但他毕竟是我们的客人,而且刚到南京,我们不能没有一点表示。结果是,在大部队活动结束后到集体离开饭店,这段仅有的一个小时内,我们南京的四位战友(老余生病缺席,长康顶上),加上保华,五人在对面的小饭馆为他接得风!

要说,还有许多,譬如战友下塌饭店地点的选择,房间的朝向要求与价格,就餐地点的特色及离下塌饭店的距离,欢迎宴的用酒品牌,等等,他都一一反复斟酌,不想有任何的疏漏,并力求做到最好!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