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青岛聚会记事  

2016-10-21 10:49:20|  分类: 记点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月中旬,海军高炮十团指挥连战友聚会在美丽的青岛举行,14日,部分打前站的战友先期抵达;15日,12省市的48位战友,包括18位家属,先后报到;16日,上午交流,下午联谊;17日,战友同游美丽青岛;20日,最后一拨战友离青,聚会完满落幕。

 

再说由来

这次聚会,源于2012年施德华副指导员去郑州时与蒋如刚连长的一次面唔,那次面唔便起了这指挥连战友一起聚聚的动议。几年来,聚会一事,几议几搁,总感觉时机不够成熟。今年4月,先是太原战友与青岛战友相约经太原去郑州,同时南京战友也与太原战友有约太原,于是,先是南京战友与青岛战友相约去太原,然后再与太原的战友同赴郑州,与此同时,温州战友顾孟达也从平阳飞至,这样,来自南京、青岛、太原、温州、郑州的14位战友,加上部分随行的家属20余人,济济一堂,其乐融融,杯盏交错之间,青岛战友单即青与井海明主动发出邀请,经连长权衡斟酌,并由太原战友何英杰当场宣布:指挥连战友首次聚会将于十月中旬在青岛举行。

 

精彩纷呈

这次聚会,亮点多多,精彩纷呈。

14日晚,先遣部队抵达,东道主单即青设家宴款待,一下子就把这聚会的温度调到了沸点。

15日,战友们先后报到,宾馆大厅一张桌子,两个老兵;一座欢迎牌,又两个老兵,一个拍照,一个摄像;除了东道主,还另有几位老领导前后恭候,这架势,这阵势,谁来了,谁见了,不温暖,不激动?

欢迎晚宴,何英杰那吆喝,惊天动地,激情四射,让人热血沸腾;老连长的欢迎词,朴实无华,却句句见真情!

16日,交流开始时的规定动作,48位战友登台自报家门,一个个都六十左右、七十上下的人了,这时都像个羞见公婆的新媳妇,“佯低面,半敛眉”,可爱极了!一位战友坦诚:六十多年了,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

17日的“青岛一日游”,不得不说是这次聚会的又一大亮点,是给聚会加分的。问道崂山,崂山之清幽、沉静、厚重,让人沐浴到道家之道、道教之教之丰姿与神韵。海边就餐,涛声缓,风轻徐,日淡雅,喝青啤,吃海鲜,个个成神仙!登游艇,迎海风,弄潮青岛的“维多利亚港湾”,美得你不知东南西北,也不知天上人间!八大关的漫步,让前面的节奏陡然慢了下来,人生的浪漫终于出现了:“浪漫就是浪费时间慢慢喝茶,浪漫就是浪费时间慢慢走路,浪漫就是浪费时间慢慢变老,……”

说到亮点,细细想来,还有一二:

一是,报到时人手一《通讯录》;临走时人手一光碟。那通讯录,正如周正洪调侃的,就是战友间的通行证:过我的地盘必须报到,听到报到的必须接待,违者殆也!那光碟,记录了聚会中的点点滴滴,原汁原味,让你百看不厌。

二是,照相时的场景令人难忘。一时间,“海军高炮十团指挥连战友青岛聚会”的横幅下,人头攒动;上上下下,不同组合,让人目眩;连长变成了道具,谁要用了,他就得上,可他还乐此不疲!

三是交流与联谊时的各人的风格迥异。施副指的“慢四”,叶荣斌的“快三”,林庆霖的“探戈”“斗牛士”,各领风骚,并相得益彰。

四是,潘桂金的艰难赴约也应列册。当初,为来与不来,他几度变更,可见此行是有一定难度的。后来,赴约行程中,他从新疆绕道银川再往青岛,妻子与小孙女却是从上海直飞青岛,不同的地点与不同的时间节点,给这次赴约增添了许多不可预知的难度,以至于半夜惊魂还姗姗来迟,然而,尽管过程很丰满,但结果却很骨感,事实是,他来了,而且是带着夫人与孙女,仅此一点,就得为他叫好叫座!

 

我也想说

这次聚会,其实,我也有许多话想说,

我想说,上次在郑州,我为什么说保华搭建指挥连微信平台功德无量?功德也,爱人利人之举,并不掺和任何私利者也。当年,达摩东来,在金陵会梁武帝,武帝问:“我修了这么多寺庙,印了这么多经文,可有功德?”达摩说:“没有。”武帝不解,不悦,达摩因此便北上去了蒿山少林。其实,武帝不知,修庙,印经,本是功德,可经他这么一问,“求名”便参杂其中,名也,利也,功德即变功利。

我想说,问世间情为何物?此句因金庸《神雕侠侣》中为情所困的李莫愁常念而被广为流传。其实,“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以身相许”,词出金、元之际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当年,他参加科举途经太原,在汾河边遇一农夫,农夫说他张网捕雁,网到两只,杀其一只,另一只便悲鸣不去,最后竟撞地殉情而死。听完,元好问便买下两雁,葬于汾河岸边,并用石块垒一坟丘,称之为“雁丘”,同行者纷纷赋诗,他本人也写下了这首流传千古的《雁丘辞》。今年四月,太原战友领我们去清徐时经由汾河,当时我就想说这一段,今天终于说出来了。

我想说,为什么要搞战友聚会?聚会,它与微信不同,微信是隔空喊话,聚会则是面对面,全方位,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个声音,甚至语调都不会落下,感同身受,真真切切。眼下有一个词叫“捂热”,这是2013年央视举办“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时,针对一些长时间被国人搁置、忘却而冰冻的词汇而说的,说,举办这样的大会就是给了这些被冰冻的词汇一次捂热的机会。由此联想,我们战友之间的情谊,不也因各种原因被搁置了几十年,以至被忘却,被冰冻,聚会就是给了我们一次捂热的机会,捂一次,便回暖一点,这样,一次一次又一次,最终将会把我们全都拉回到那个年代,那些令人热血沸腾的岁月!

我还想说,我为什么那么下死劲地帮连长寻夏智明和张礼奎,因为我知道寻人者对情谊的那份执著和被思念折磨的那种痛楚。想当年,虎明寻我,不也想尽天方,在八百多万的南京人中找到了七个与我同名同姓的人,并一一与他们取得了联系,其中艰辛,不言而喻。

我还想说,这次聚会,我对许多新老朋友有太多的亏欠。对老领导,张连长,施副指,没有腾出更多的时间与他们汇报;对老朋友,山西的战友,青岛的战友,郑州的战友,上海的朋友,绍兴的朋友,宁波的朋友,无为的朋友,很多也都只是擦了个肩,点了个头;对新朋友,如田光荣、葛全章、庄治清、孙海清、朱亚昌、顾永兴等,我接受到了对方的信息,却没有与对方有更主动更多更深的交流;如此等等,不一枚举。

 

各得其所

聚会是一个平台,又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参与者各自的境界,映出的是各自的解读:

蒋连长读到的是“如愿以偿和如释重负”。15日欢迎晚宴的开启,四年前他与施副指导员在郑州所议战友聚会一事,终于事成,心中在默念:这聚会的平台终于搭成了!16日下午,随着林连长的主动接棒,他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并在心中默念:这担子终于可以放下了!18日上午,随着最后一拨战友从宾馆的离开,他终于松开眉锁,笑对大家,笑对自己,心中又在默念:此生无愧也!为何在连长的身上有这么多的“终于”,因为他是一个有“三条命”的人,除了性命、生命,还有使命!

井海明读到的是“英雄无用武之地”,自感“位卑言轻”,他哪知,你是一颗星星,尽管很耀眼,但月亮就在旁边,咋整?

王保华读到的是“快乐”,聚会前,他便游说四方;聚会中,正规场合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但哪儿都可见到他的身影;你说他图个啥,如果说有,那就是快乐。他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的快乐之上的,这是何等的境界,真的令人仰止!他,再也不是当年的小屁孩,那少不经事的捣蛋鬼,而是一个特靠谱、特可信赖的小老弟!

盛永进读到的是“责任”。连长交给他16日下午主持联谊的任务,虽然嗓子不舒服,但他还是爽快地接受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并用心的筹划准备,用心用情的主持,最后尽管嗓音全无,仍拼命的吼着,看着让人心疼,让人不忍!

何英杰读到的是“委屈”。他,来时可是蹩足了劲,然而,除了开场安排他吆喝了几句,后面就没他的戏了;试想,16日下午的联谊,若是让他去参加搅活搅活,说不定还要更热闹,更尽兴!

杨步奎和任保厚读到的是“老兵”。报到一事自从上手,就一直没闲过,夜半三更到客,他们还是得从床上爬起来;大家游山玩水时,他们还得要把该付的费用给带着,随时支付随时进账。尽管他们一个已经70,另一个也已67了,但他们是“老兵”,老兵不讲年龄,只讲兄弟!面对那些兄弟,特别是那些弟弟妹妹们,他们还能说什么?还能计较什么?

单即青读到的是“累并快乐着”!在这聚会的整个人群中,数来数去,看来最累的人当非他莫属;如果再在家属中排一排,他的夫人小李,也当之无愧!这聚会的地点放在青岛,作为东道主,恨不得拿出十二分的力气,把家属,把居所都给调动起来。我想,自打聚会预备通知颁发之日起,他那颗心就一直悬在那儿!几个月来,他日思夜想,他废寝忘食,他殚精竭虑,他很累,真的很累!大家有目共睹。然而,他也很快乐,真的很快乐!这几天,他的嘴就没合过拢,总是乐呵呵、笑哈哈的。他就是这么一个人,热情,热心,真情,真心!

林庆霖读到的是使命。当连长下次战友聚会的交接棒刚一举起,他便嗷嗷地站了起来:“交给我!”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什么气度?这是一种什么风范?它是一种责任,是一种担当,更是一种使命!

叶荣斌读到的是什么,我尚不明白,只是有那么个感觉,他是个才子,而且是个全才,他有热情,而且还有激情,身上兵哥哥的味道还很足。我想,只要给他阳光,他一定灿烂!

张克斌读到的是什么,我更不清楚,但清楚的是,那天去崂山,他没能照顾好陪他来的夫人,而且夫人已经晕吐不止,全靠导游小弟拿着塑料袋在一旁侍候,他却还在原地岿然不动!也许在许多地方要给他嘉奖,但在这点上却是要略作改进的哟!

……

说到这里,真的想再一一说下去,但也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了,有些情况不掌握,有些人头还没弄清,请原谅我,只能就此打住!但我知道,无论是谁,也无论是老兵还是所谓的新兵,无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他们有的是以言会友,有的是以微信会友,有的是以酒会友,但无论怎么地,中间都有一个情字,这情便是战友情,“此情可待”,“情深意长”;情不由已,情深似海;情深深,情绵绵,情不断,情永驻,……。

 

赘言

聚会快结束时,施副指导员拉着我说,这次聚会要好好总结,给下次的聚会提供点参照。另,聚会前有文引在前,按理说,结束后也应有文呼在后。上述,乃是此文的渊源。如有造次,还望各位兄台涵谅为盼。即此!?

就在这篇稿子即将发出之际,何英杰又给我发来了最新信息,读之感人至深,战友情跃然纸上,故录此,作为本文的收尾:?

王班长,我们太原战友19日下午5点半到青岛北站,我们是在路边下的车。太原战友郝虎明、孟桂林、闫钱龙、郭荣铁,何英杰及夫人下车后,南京战友杨步奎,广州战友高培添,湖南战友田光荣、易继承,他们非要下车给我们送行。当时,大家互相拥抱,依依不舍,是郝虎明和田光荣先哭出了声,处在这种氛围中,所有战友的眼泪都无法控制而夺眶而出。大家紧紧拥抱,痛哭,无语,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感天动地泣鬼神,波涛声声也动情,那场面确实感人,我夫人在旁边也泪流满面。旅游车上的其他游客都面面相观,均为之动容,个个伸出大拇指为我们点赞。倒也是,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了,分别时个个泪流满面,这是什么样的情分让我们这样撕心裂肺呢?那就是珍贵的战友情!?

这次聚会,我前后流了三次泪,第一次是16日的发言,第二次是18日早上陆宗保的送行,第三次便是这19日的北站与战友分别。说真的,我平时是个很少流泪的人,这次聚会使我这么激动,在我这一生中是少有的。这个小插曲,你看能否在你的“记事”中添上一笔。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