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栖霞记忆之三:栖霞寺  

2013-09-19 13:40:48|  分类: 记点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栖霞,那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是我压箱子底的记忆。

栖霞山,栖霞街,栖霞寺,栖霞镇,栖霞区,栖霞人,整个一个系列!

 

先说那栖霞山。。。。。。。

接着说那栖霞街。。。。。。。

然后说那栖霞寺。

栖霞街的北头是栖霞寺的入口,向东走两百米便是寺的山门。

这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寺庙,坐东朝西,当地人叫它“大庙”。

它第一次进入我的记忆,是因为我的小伙伴,他叫小林子。那年,我六岁,刚上小学,家也从街北头搬到了街面上,与小林子成了邻居。一天他告诉我,他有一个干爹,在栖霞寺,并带我去看。到了大庙,他指着门口右前方的一个亭子说:“就在那里边。”近前一看,里面有一只石龟驮着一个很高的石碑。原来,小林子自小老生病,在算命先生的指点下,家人便让他认了这个乌龟作干爹,说这样才可以平平安安长大。

又一次让我留下记忆的,是两年后,我家来了一位房客,这位房客是位和尚,而且据说是从栖霞寺出来的。他,四十岁左右,白白胖胖的,是个医生,搞针灸的。暑假,高温,家人去上班,病人不上门,家中只有我和他。他对我特和蔼,特亲切,就象我的叔,我的家人。有一天,他还领着我去了大庙,那是我第一次进大庙。

再一次让我留下记忆的,是又一个两年后,秋天,一个晌午。父亲的一个年轻的同事,姓崔,刚结婚没几天,小夫妻俩没事,去栖霞寺逛悠,带上了我。中午,就在大庙前明镜湖旁的红景饭店吃上了,炒了两个小菜,还要了一瓶酒。新娘子不喝酒,崔叔就让我陪着喝。我从没喝过酒,但挡不住那菜的香味,第一杯,有点辣;第二杯,有点麻;第三杯,就再没感觉了。就这样,一杯又一杯的,一会儿,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时,已是躺在家里的大床上了,只听爸爸正在数落崔叔,崔叔只管在一旁嘿嘿的笑。

上了中学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胆量也跟着大了起来。夏天的夜晚,我常与小伙伴结伴去那大庙,在那庙前的林荫道上遛达,因为那儿僻静,可以说些不愿让大人听到的话,还可以大声的嚎上几句,说不上是曲还是歌。

然而,不知为什么,我对那大庙总是有种莫名的敬畏,甚至是恐惧。许是打小就听大人说那鬼啊神的故事给吓的,许是大庙里那些个面目可惧的泥菩萨的奇怪表情给弄的,尽管有些看上去是半睁半闭、半睡半醒的,但他们好象一直都在盯着你,盯得你不知所措,盯得你毛骨悚然,特别是偶尔碰上一位从你身边走过的和尚,那表情,那神态,好象你根本就不是个户,根本就不存在!凡此种种,我从心底里就有种抵拒情绪,压根儿就不想去那儿,连多呆一会都不乐意,别说生活与住在那里了。

但是,终于有一天,我在那大庙里待了两天,还住了一宿。那是六六年秋天,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不久,“破四旧立四新”。那天下午,我记不清是什么原因和在什么情况下去了那大庙,反正我去了。当时,庙里好多人,估计有一两百,多是学生,我们班上的就有十几个,许是我是跟着他们去的。后来,有人分配任务,我是跟几个人去了大殿后面的方丈,进了老和尚的书房。只记得,当时,那老和尚一声不吭地坐在那儿,低着头,我站在他的旁边,这是分给我的任务,看着他,同学们则在那一排排的橱柜里翻弄着,好象在找什么。突然,我听到有人说:“你们看,血经!”这时,我才从那木楞楞地状态中醒了过来,凑了过去,发现那被翻开了的黄色经本上写的字是红色的。难道是血吗?真的是血吗?我感到我的嗓子眼有点堵,想吐,借这个茬,我离开了那方丈室。

在大殿,同学们正在用绳子套在泥菩萨的头上,把他们一个个地从高高的座台上拉下来,声势很大。不知为什么,我不太喜欢赶这热闹,尽管我对那些泥菩萨也没什么好感。后来,我不记得在哪儿遛达了,反正那晚是住在大庙了。整个晚上,大庙灯火通明,闹哄哄的,打我有记忆开始,从来没有过这样,也不敢想象会成这样。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全亮,大家就都起来了。我记得,当时我是亮着嗓子在喊:“栖霞中学有线广播站,现在开始广播。大家早上好,现在我们是在栖霞寺为你广播,。。。。。。”因为我在学校是广播员,在这,自然也就重操旧业了。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傍晚,记得我到家时,家人早已睡了。

又是一个两年后,我再次来到了这大庙,那是六八年的春天,我应征入伍,新兵的临时集中地就在大庙。记得那天是非常非常的忙碌,一方面,新兵刚集中,领衣服、被子,听来带兵军官的训话,然后分组列队,简单的操练,本已让你应接不暇,然而中途却又冒出了个“程咬金”,有同学跑来告诉我,说:“你哥哥回来了”。这可是个特别特别让人振奋的消息,因为我们只有兄弟俩,哥哥先我几年当兵,我体检验上后,便去信告诉他。为了不让父母单独在家,哥哥向部队请求退伍,部队也同意了,但什么时候能到家却不明确,直到上午家人与同学把我送到大庙时,也没得知哥哥回来的准信。当时我想,看来离开家前是没法与哥哥见上一面了,哪知竟会有这样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太令人惊喜了!我向部队领导请了一个小时假,回家与哥哥见了个面,拍了个全家照,留下了那激动人心的瞬间。

那晚,我们新兵就睡在那大庙的大殿里。那夜我怎么也睡不着,想了很多很多,想家人,想同学,想自己,同时也想这大庙。我感觉,我与这大庙有种莫名其妙的缘,它起于何时,存于何处,我不得而知,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上路了。当卡车缓缓驶离大庙的那一刻,望着那渐行渐远的山门,我的眼眶湿润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