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在梅兰芳成名的背后  

2013-07-14 15:43:31|  分类: 悟点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梅兰芳,人们便会想到京剧,想到男扮女装,想到名人大师,想到大红大紫。最近有幸涉猎到一些资料,让我对大师的成功有了新的认识。

 

一、梅兰芳的成功是梅家三代人心血的共同造就

清咸丰、同治年间,梅家在北京就已经很有名声了。

这应追朔到他的祖父。

他的祖父梅巧玲,长得肥硕丰满,细腻白净,且善于忸怩,是梅家最早入京的。《梨园轶闻》说:“梅胖子,名巧玲,字慧仙,扬州人”。

为什么扬州人能得以进京呢?《鞠部从谭》说:“南府伶官(以演戏为职业的人)多江苏人,盖(乾隆)南巡时供奉子弟,挈以还京,置之宫侧,号南府子弟,皆挈眷居焉。其时江苏选手少貌美者进之。”也就是说,梅家是以伶人的身份入京的,而且与当年乾隆南巡后兴起的“南伶北上”有关。

那个时代,考究出身非常之严格,“农之子恒为农,工之子恒为工”,因为祖父做了伶官,梅家便世世代代做着优伶。

巧玲有两个儿子,大琐和二琐。他二人也继承父业习青衣花衫。

大琐年少时粉墨登场也楚楚可人。粤人沈雨野在《宣南零梦录》中说,他当时在北京做豪客,“曾招之侑酒”,说他“既至则敛襟默作,沈静端庄类大家闺秀,肥白如瓠,双靥红润若傅脂粉,同人拟以‘荷露粉垂,杏花烟润’八字。谓其神似薛宝钗也。”这位薛宝钗式的大琐就是梅兰芳的伯父,后来因“倒嗓”不能再唱,而改行为琴师。

至于二琐,即梅兰芳的父亲,则一直默默无闻,未见有人捧他,未及壮年便夭折了。

到了梅兰芳,已经是第三代了。

梅兰芳四岁失父,十四岁失母,既无兄弟,又无姐妹,自小孤苦伶仃,是祖母拉扯长大的。他七岁便开始学戏,有一个“胡琴圣手”的伯父,那驰名的“玉堂春”就是他伯父教的。梅兰芳天资聪慧,未到十岁就会唱“十六岁开怀是那王”了。

后来,梅兰芳没有辜负先辈们的期望,终于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当然,这源于他本人的矢志不渝的坚持与努力,但同时也与当年祖父的闯京城,打天下,夯基础;与伯父与父亲的“子承父业”的艰辛付出与铺垫是分不开的。

 

二、梅兰芳的成功是特定时代特定背景下的特别产物

男扮女妆,梨园走红,这是清朝那段特定的历史背景的造就。

这应该涉及到历史,涉及到乐藉制度。

乐籍,乐户的名籍。古时 官妓属乐部,故称。亦指乐户或官妓。

乐籍制度,始于北魏终于清雍正元年。

乐籍制度,指将罪民、战俘等群体的妻女及其后代籍入专门的贱民名册,迫使之世代从乐,倍受社会歧视和压制,是谓乐籍。乐籍人的社会地位极低,生不入祠堂,死不入祖坟,并且只能在乐人中婚配。古代的获罪之人以及罪人的家属会被编入乐籍,而且终身继代,不得改其业。

乐籍中人,广泛参与了传统社会中的大部分音乐活动,并承担起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主脉。其中的女乐又叫声色娱人,类似于烟花之地的女子,其身份普遍卑贱,其中许多甚至类似奴隶,几与物品等同,是声色娱人的群体。女乐是乐籍制度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因素和乐籍群体的重要组成。

乐籍制度的破除,应该归功于雍正,是他解放了乐户。

是年,雍正登位,大赦。开始禁乐户,禁女伶。所以1723年以后,戏班的旦角改由男子扮演,持续200年。也是由此开始,国家的乐人不再为官府特有,从为了生存转而为百姓服务(婚丧嫁娶)。

正因为有了上述历史性的重大变故,才有了戏剧中的“男扮女装”,才有了象梅兰芳这样的花旦青衣,才有了“青一色男子垄断戏剧舞台”这一独特的历史现象。

 

三、梅兰芳的成功是饱尝辛酸与饥苦后的另一种回报

清季京师禁女伶(北京有女伶系庚子以后事),唱青衣花衫的都是些面目姣好的优童。这种雏伶本曰“像姑”,言其貌似好女子也,然后来被讹呼为“相公”。梅兰芳便是当时百十个“像姑”之一。

那个时代,做个伶人也着实不易。要应付当朝权贵,要敷衍地方上的恶势力,还要浓妆艳抹地去为捧客们征歌侑酒。

当时北京的优伶,没有人“捧”是不能成名的。在那千万个捧客中最重要的还是“豪客”。其间,有的是王公贵人,贝勒公子;有的是腰缠万贯想到北京“捐”个知府尹的地主富商;有的是进京会试想谋个一官半职的各方人士和新举人;有的是卸职还京,在习礼三月等候召见的封疆大员。他们都是有钱有势的有闲阶级。

应付这些豪客也绝非易事。他们除了在园子里听戏之外,还要这些童伶们去“侑酒”去“问安”。侑酒的方式有剧妆侧侍的,也有卸妆杂座的。在这种场合下,酒酣耳热,猥亵的行为在所不免。这一类的社会史料,在清人的笔记内多不可数。这个罪恶的渊薮便是梅兰芳出身的社会背景。

像姑们,每个人都想拥有千百个豪客,借他们的财势,将来好变为红角。

“贱日岂殊众,贵来方悟稀”,我们没有理由把这时的梅兰芳与他们分开。

说历史的人,也不能因为他爱慕梅兰芳,便剪去了梅郎弱冠时代伤心的一页。

 

如果没有“清季禁女伶”,如果没有当年乾隆的南巡,如果没有京城的那帮豪客,也许就不会有我们的大师梅兰芳。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