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劝和记事  

2013-03-28 21:36:40|  分类: 悟点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年前,我曾写过一个博客,叫《我的朋友》,说的是我的两个朋友突然闹翻了,我主动充当了劝和者的角色。 

       他们中,一个是搞考古的,为了陈述方便,简称甲;另一个是研究易经的,简称乙。乙在南方的一个城市,入道早,有特异功能,曾经为甲及其家人治病消灾作出贡献;甲在本地,人脉广,通关能力强,曾经为乙在南京打开局面功劳卓著。客观地说,乙后来在南京活动顺利开展,追随者众多,甲的作用至关重要。 

       然而,就是在他们的配合如日中天、关系如鱼得水之时,却突然地闹翻了。后来得知,有几件事是起因,一是甲抱怨乙的收费太高,并劝说他人缩减对乙的活动支出;乙则指责甲对神灵缺少敬畏,甚至有言语不恭。二是甲参与了乙的一个投资机会,乙因为对甲有了意见,便编了一个理由中止了甲的参与活动。甲查得此理由乃子虚乌有,并因此断绝了与乙的来往;作为回应,乙则要求其在南京的所有追随者都断绝与甲的来往。从此以后,那些过去一直与甲常有来往的都按要求断了与甲的联络,我是继续保持与甲联络的唯一的一个。 

       很奇怪,他们虽然不来往了,但对对方总有一种莫名的牵挂,并在与我的言谈中不时地流露出来。我游走在他们中间,积极寻找促合的机会。一次,乙生病住院,甲虽心里放不下,可电话却坚决不打。又一次,甲家宅风水有些异样,乙虽有担心,可就是不伸援手。这两次我都劝了,说了许多道理,可却不见成效。 

       机会终于来了。2009年,乙被授命画两尊重要的佛像,并希望由前次执笔的画家来画。然而,前次画像时是由甲找的人,乙不认识,不得已,通过我递信给甲,想请他出山相助。我及时抓住这个机会,积极地在乙与甲中间斡旋。因为是授命之事,甲同意了,并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操作过程中,乙与甲一直没有见面,只是由我在其中传话。一个月后,经甲的努力,画家已经同意来画了,样稿一到,就可以着笔了。然而,就在这时,事情发生了变故。哪里知道,乙得知画家的名字后,通过他的一位追随者找到了画家单位的上级领导,并又请那位领导去与画家沟通。这样,甲就此被晾在那儿了,与他同时被晾的还有我。也许,乙有他的种种考虑,然而却没有考虑到甲与我的感受。这次重新握手的机会就这样失去了。 

       两年后,也就是2011年,又一个变故戏剧性的发生了。春节后,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乙在南京的所有的追随者都离开了他,有说“现在到二线了,不再求官了”;有说“跟着他经济损失了几百万”;有说“他的功力大不如以前”;有说“他根本一直就是在做假”,等等。不管什么理由,总之是离开了他。这一切,就象当年他要求所有的追随者离开甲一样,来得是那样的突然,离开的是那样的整齐。我是继续保持与乙联络的唯一的一个,就象当年我没有离开甲一样。 

       去年,乙在当地的追随者也一个一个地离开了他。他在电话里一次次地向我诉说,起先还是愤怒,到后来只是无奈了。 

       年中,他顺道来过一次南京,由于我的斡旋,还是有两位追随者与他见了面。 

       今年年初,乙照例还得象往年一样做他的法事,然而南京没有一个人前往,甚至连电话也没有一个。他电话里与我诉说,尽管忧伤之情溢于言表,但还是不忘指责对方的不是,甚至上升到背叛。其实,六年前甲离开他的时候,我就建议他从自己这方面找点原因。虽然我情真意切,苦口婆心,然而却无法让他低下头来审视自己。我终于想到放弃了,放弃去说服他的想法,因为我明白,一个人,昂头需要底气,低头却需要勇气,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勇气比底气来得更难!我甚至在想,我想种植友情的这块土地,难道原本就没有土壤,有的只是由欲望浇注的混凝土吗?我开始心痛,一种钻心的痛。忍着这痛,我还是把希望撒向了他,主动去电话,继续参加他的法事活动,做什么?怎么做?花多少钱?一切由他定夺。他感到了慰藉,很是开心,对我说:“大哥,南京我肯定还是会去的,因为有你在。我会去看你!” 

       前几天,他终于来了,说是有一个人要他办点事,待一天就走。当晚,他来我家吃饭,我去菜场买菜,按他的身体情况做了几个菜。我与他聊天,聊什么他都没兴趣,好象在等,等我提点什么。我终于明白了,问:“这次法事,我要付多少钱?”他的眼睛开始放光,说了一个让我惊讶,让我妻子目瞪口呆的一个数字,那可是我们半年的生活费啊!尽管我不清楚他到底为我做了些什么,要这样大的费用;尽管妻子不太开心,但还是顾及我的面子,并试着安慰我:“不要生气了,生气有用吗!”是的,哪叫我电话里那样的大度,那样的开明,那样放心地将一切交给对方定夺呢?!无奈,真的很无奈,我终于也开始无奈了!我与妻子开始凑钱,最后连几十几十的另钱也全拿了出来。当我将钱交到他手上的时候,尽管咀上还在说些感谢的话,尽管脸上还努力堆着点笑容,但心中的那座天平已经开始倾斜,友情正顺着那倾斜的坡道向下滑落,滑落! 

       我,一个劝和者,如今到底应该劝谁呢?想来,还是先劝劝自己吧!处一个朋友不易,真的不易,何况已经到了他奔六我奔七这个份上了。包容些,再包容些,既然已经包容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能再继续包容下去呢!我没有办法去改变对方,但却可以调整自己。我想,是可以作些调整的,目的是不要让妻子的心太痛、我的心太纠结,也不要让朋友在那布满欲望的路上走得太远,太远,。。。。。。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