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戴胄公断“带刀案”  

2013-02-15 17:30:12|  分类: 拾点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唐太宗李世民刚当皇帝不久,就遇到一件棘手的“带刀案”。那一天,吏部尚书长孙无忌奉召进宫,忘了解下腰间佩刀便进入东上阁,当时看守宫门的校尉也未察觉。直到长孙无忌参见完毕,告退,出了阁门,返回至宫门口,监门校尉这才发觉长孙大人是带着刀见过皇上。这可犯了皇家大忌,“按律当斩”,校尉知道捅了天大的娄子,不敢隐瞒,即刻报告有关部门。

       长孙无忌不但是开国元勋,位极人臣,又是太宗的大舅子,皇亲国戚,这事出在他的身上,就不太好办。尚书右仆射封德彝迎合苟容,他揣摩皇帝的心思说:“监门校尉不觉,罪当死。”认为守门武官失察,是为失职,罪该处死;而长孙无忌身为重臣,为人表率,却粗心大意,忘记法度,“误带刀入”,应处以“徒二年,罚铜二十斤”。

       显然,这位封先生不是不懂法,而是对长孙无忌这样的皇亲显宦采取了“罚铜赎罪”的对策。他心里明白,对于长孙无忌这样的高层人物,“罚铜二十斤”不过是小菜一碟;至于两年徒刑,执行起来也不乏周旋的余地。而那个倒霉的校尉,不过是个地位卑微的无名小卒,怎能与王公大臣相提并论?也就只能被封先生当作秉公执法的标本了。封德彝发表如此高见,自是为了让皇上满意。果然,“太宗从之”。

       然而,大理寺少卿戴胄却据法反驳道:“校尉不觉,无忌带刀入内,同为误耳。”戴胄接着又说:“陛下如果考虑长孙无忌的功劳,不治他的重罪,臣当然听候圣上裁定;但这绝非司法机关量刑的依据,如果依据法制,那么对无忌罚铜,就是用法失当。”

       戴胄很会拿法来说事。此刻,他的一番辩驳,实际上就是在考验唐太宗:看你是选择开私恩还是奉公法?话说到这个份上,李世民不得不摆出公正的姿态,搪塞道:“法律不是我一个人的法律,乃是国家的法律,怎能因为长孙无忌是皇亲,就可以徇私枉法呢?”遂命再议定处理意见。

       案子重审,封德彝大概已猜透了太宗的心思,仍然坚持原先的意见,果然,太宗“将从其议”,准备批准他的判处。然而,戴胄又反驳道:“校尉缘无忌以致罪,法当轻;若皆过误,不当独死。”守门武官是因为长孙无忌才犯了罪,依法应当从轻判处;如果都有过错,那也不该判他一人死罪呀。戴胄这话暗藏机锋,充满了无可辩驳的逻辑力量。言下之意是,两人同罪同罚,要死都死,要活都活,看你选择哪一种?想必戴胄也明白李世民要放长孙一马,搞点特殊优待政策,所以,他出于公正之心,才为校尉仗义执言,争取司法的公平。

       说到最后,戴胄“敢以固请”,坚决请求太宗“收回成命”,这种铁面无私、锲而不舍地追求公正的执法精神,多么可贵。正因为有了他的二度交锋,据法力辩,才促使李世民回心转意,对贵贱亲疏一视同仁,作出明智的决定。终于,“太宗乃免校尉之死”,涉案二人都得到从轻发落。

       据《学习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