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欲辩已忘言  

2013-11-22 18:26:04|  分类: 悟点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欲辩已忘言”,这本是陶潜《饮酒》一诗中的名句。全诗为: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陶潜,东晋末期南朝宋初的大诗人、文学家,江西九江人,曾做过几年小官,后回家隐居。陶潜,即陶渊明。提起陶渊明,人们立即会想到《桃花源记》,因为在那里他勾勒出了一个世人所憧憬的世外桃园。不知为什么,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他的这首《饮酒》,因为诗中呈现的景致,那田园风光和生活情趣是那样的质感、生动和鲜活,让人神往,同时那诗中所寓含的哲理,那世事洞明和人生感悟是那样的清明、淡定和超越,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近日所遇一事,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他的“忘言”之说的真切。

这事与不久前的“读《南京旧影》”有关。因为,读之,有两点感触,一是许多旧影已难寻踪迹,甚感遗憾;二是为人们留下这些弥足珍贵旧影的人,让人敬佩。这人叫朱偰。

我查了相关资料,朱偰,是个传奇式的人物。他1907年生,浙江海盐人,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早年毕业于北京大学,1929年赴德国柏林大学留学,曾任中央大学、南京大学教授、江苏省文化局副局长、江苏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务。朱偰在比较中国长安、洛阳、金陵、北京四大古都之后说:“此四都之中,文学之昌盛,人物之俊彦,山川之灵秀,气象之宏伟,以及与民族患难相共,休戚相关之密切,尤以金陵为最。”正是出于这样的认识,当时他在中央大学授课之余,对南京的名胜古迹进行实地考查,六朝陵墓、庙观里坊、明代宫阙和南京城墙等均纳入他的视野。他亲自摄影和测量,并在此基础上,着手编写《金陵古迹图考》,在1000余幅画片中精选320幅另印《金陵古迹名胜影集》,一图一考,文图并茂。这是系统介绍南京历史文化遗存的第一部著作。

资料上还记载了两段很有意思的情节:

其一,朱偰的书籍出版后,不仅在国民党统治区广为传播,还迅速传播到了陕北解放区。1951922日,南京市人民委员会派人约请时在南京大学任教的朱偰,说是刘伯承和陈毅将军想见一见先生。第二天,当朱偰践约前往时,刘伯承将军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对他说:“昔日在延安读你书(指朱偰著《金陵古迹图考》)时,很想与作者一见。可那时我在解放区,先生在国民党统治区。今日书与作者俱在面前,可谓如愿以偿。”之后,刘、陈二将军又约请朱偰先生赴清凉山观石头城,前往凤凰台吊瓦官寺遗址及阮籍衣冠冢,不久,又一同参观了南唐二陵。

其二,19568月,正在家休息的江苏省文化局副局长朱偰,突然接到报告说有许多人在南门拆毁古城墙,说若再不制止,中华门城堡就要被毁灭了。他冒着酷暑,赶到了中华门的毁墙现场,随后,又乘车沿着古城墙根走了一圈,见石头山鬼脸城以北的一段城墙已拆得面目全非,太平门到覆舟山一线的城墙也正大动干戈。为了保护这伟大的古代文明,他不顾个人安危,去冒犯当时南京市的一把手柯庆施,提出了赶快下令停止这种愚蠢的毁城暴行的紧急建议。同时,他还为电台写了广播讲话,又四处奔走呼吁,联合社会各界来制止这一人为的灾难。毁城的恶行终于被制止住了,但始料不及的是,他抵制毁坏城墙的善举,到了第二年竟成了他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行。他被撤消职务,戴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朱偰被打成“右派”后,南京的拆古城墙之风就又一次肆虐,除中华门城堡外,几乎全墙覆没了。 文化大革命中,朱偰再次遭受迫害,1968年含冤而死。

读了这些资料后,我突然会有一种冲动,为朱偰先生抱屈,为当时政府的行为而不耻,特别是联想到近年来政府又投巨资修复城墙一事,更觉得当年朱偰先生是何等的远见卓识,当时政府领导又是何等的鼠目寸光!

然而,日前在老门东与战友聚会时,大家谈到了政府对老门东旧址的恢复性改造,我则借题发挥,提到了当年是如何毁城墙,如今又如何花钱修城墙一事,并籍此谈到了朱偰先生当年所受到的委屈。原本,以为这一暴料可以搏得战友们的认同与赞许,岂料,战友们的回应完全相反。他们说,现在修城墙有它的道理,当年拆城墙也有它的道理。建国之初,主要矛盾是建设与发展,要解决衣食温饱这样最基本的问题,为了发展修路拆城墙,当时于情于理都没有错。当然,朱偰先生从保护文物的角度,提出他的想法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当时朱偰先生是市长,他应该也会为了发展,为了老百姓的吃饭问题而忍痛割爱的。

战友们的一番话,句句在理,字字诤言。我想作点申辩,但这念头刚有就消失了,因为我从根本上真的不知道到底谁是对的,谁又是错的,好象谁都没有错,只是各人有各人的角度,当时有当时的局限,仅此而已。

“欲辩已忘言”,真的是欲辩已忘言,因为“此中有真意”!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