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我的两个舅舅  

2012-01-02 18:24:47|  分类: 窝边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两个舅舅。

       大舅在安徽农村,是个鞋匠,自小出外谋生,吃尽辛苦,直到近四十岁才成家。二舅,小时候跟随大舅,后参加地下党,解放后成了国家干部,在上海一家国企任职。

       首先进入我印象的是二舅。那年我四岁,母亲带着我去上海。记忆中,二舅家住的是二楼,楼梯很高也很长,红彤彤的,我在上面爬上爬下。再,也是长大后听母亲说的:看到那大街上跑来跑去的小包车,我直叫唤:“那是我的,那是我的!”

       接着,大舅也走进了我的记忆。1961年,我小学毕业,大舅差表姐来接我与母亲,面上是他的养子结婚让我们去贺喜,实际上是心疼饥寒交迫中的我们。我家在南京郊区镇上,算是城里,完全靠政府的计划供应生活。那年头,自然灾害,缺吃少穿,母亲全身浮肿;正长身体的我,象断了藤的瓜秧。在大舅家作客的半个月,我可真的象进了天堂,每天都能吃得饱,而且还顿顿有荤。事后听说,大舅为了我们,杀了一头猪,还宰了好多只鸭,那可是他的大部分家当。

       1976年,父亲得了重病,我们四处求医无果,情急之下向亲戚中唯一的大干部——二舅求助。信是根据母亲的授意,由我亲书。二舅,当时在我心中是最伟大的人,笔端之下,我情真意切,字字血,声声泪。信寄出后,我们早盼晚盼,天天盼,月月盼,可半年过去了,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母亲无语,我也无语,父亲不久也离开了人世。从此以后,家里再没人提起过“二舅”这个词!

       1979年,妻子临产前,大舅来了。他风尘仆仆,带来了两只鸡和一篮子鸡蛋。当晚,我陪大舅去洗澡,并帮他搓了背。其时,他已近七十,本就有些驼的背弯得更厉害了。因为他田上有事,我也得上班,第二天赶早送他上的汽车。看着缓缓离去的车窗里的大舅,心头突然涌起了一种莫名的酸楚,眼睛也变得模糊起来。

       1986年,退休后的二舅夫妇突然来了,一副老干部的作派。毕竟是哥嫂,母亲忙忙碌碌,眼中不时还露出些喜悦。我可热情不起来,妻子因我的原因也积极性受到影响。尽管这样,我们还是住到了客厅,专门为他们挪出了一间房间,因为二舅爱安静。结果,从母亲那里传递过来的信息是,舅母对接待不满意,原因是妻子陪她去商店时没有挽住她的胳膊。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大舅与二舅先后去世,因种种原因,我都没能前往。

       2005年 ,我出差途经专门去了大舅的坟茔  。在坟头,我长跪不起,泣不成声。坟上长满了草,长长的,迎风摇曳,发出了悉悉罗罗的声响,我知道,这是大舅在与我耳语。

       2006年,二舅的儿子来南京,闲聊期间我提到了1976年那封信的事,他有印象,也认为父亲当时的做法不妥。不过,话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毕竟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人都已经走了,还提它作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