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佛教产生的历史文化背景  

2010-06-09 10:57:20|  分类: 窝边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教,产生于公元前五世纪的古印度,距今近2600年。

当时的印度,部族分领,各居一方,有二、三百个小邦,尤如我国的春秋战国时期,然而却没有经过类似我国秦“车同轨、书同文”的过程,因而形成了各自矗立、各自成理、自以为是,自成体系的局面,语言、文字、信仰各异,思想异常活跃,流派纷呈林立。

 当时的阶级区分十分严格。最上层的为“婆罗门”,即世袭而职司祭祀的专业僧侣,位居上品,受人尊敬,凡军国政治也都为其所左右;第二层为“刹帝利”,即王侯武士,集军政权于一族,为世袭的统治者;第三层为“吠舍”,即从事农工商的平民阶级;第四层为“首陀罗”,即地位低下、生活艰苦的世奴贱民。

 当时理想的人生历程为四个时期。一是净行时期。即达一定年龄出家就学,业满还俗。出家就学的年龄因阶级有别,婆罗门是8-16岁;刹帝利是11-20岁;吠舍是12-24岁。二是家居时期。即结婚生子。三是林栖时期。即完成人生家居义务后深隐修行,求“神我”升华。四是遁世时期。即由中年的修行后进入衰老岁月,遁迹山林,不与世事。这样所谓的理想人生,由婆罗门倡导并享受,刹帝利和吠舍也可以效法,然贱民则是被禁止的。

当时的文化,主要递进为《吠陀》、《净行书》和《奥义书》。

《吠陀》。通称吠陀文化,即婆罗门教的文化中心时期。吠陀,即“知论”或“明论”,即求了知宇宙人生的智慧。其为印度宗教哲学的滥觞,宗奉多数神祗,崇拜天地日月风云雷雨,以及山川庶物等自然万象,是原始文化的泛神主义。渐次有了“原人说”,即“原人”是造化一切的主神。

《净行书》。时代的渐次进步,《净行书》兴起,并促使婆罗门阶级形成巩固的婆罗门教。其要义,一是“原人说”蜕变为“梵”。梵,即绝对清净至真。人性的我,与梵我不二,相似于后世我国儒家的“天人合一”及其他宗教的“神我合体”。这一思想深植于印度哲学思想,至今印度教、瑜伽术企求的最高境界也即“梵我合一”。二是加有“因果报应”之说。众生业力流转生死轮回,由于宿世不同善恶的种因,便有今生各别的苦乐的果报。还有“上天堂”、“下地狱”的说法。这即是业果报应的最初来源。

《奥义书》。意为“师弟对坐,秘密传授”。由《吠陀》到《净行书》到《奥义书》,印度人对宗教和哲学的探索,已经达到了热情横溢、上下普及的阶段,无论男女老幼,大家都对心灵的解脱、灵魂的追究、世界生成等问题,竭尽心力去研究。其特质:

1、确定“梵我不二”,形而上造化主与形而下自我的本质不二,本来就是一个整体,世界万象本来就与我同根所出。“自我”分“五藏四位”。“四位”是醒位、梦位、熟眠位、死位。食味所成我,生气所成我,意识所成我,认识所成我,欢喜所成我。欢喜所成我乃是灵魂自我的至高无上境界。梵我哲学的最终目的,即把个人的小我超脱升华归到大我的大梵里去,如百川归海、点滴归宗。整个宇宙群生、森罗万象,无非就是一个大我的变化而已。

2、大梵化生万象。世界万象皆是大梵的化生,由地、水、火、风、空五大种子,化生卵、胎、热、湿、马、人、象、动植飞走等物类,似大海扬波,变幻出群象。它并无目的,只是游戏性的变幻。所以一切现象都是虚幻,只是一个梵我是实在的。大梵起万象的程序:一是先由名色的我(主观作用)开展这个世界;二是再由太初的我生起欲望,想象,流出水、火、大地三大原素,做成人我(物质的我);三是由人我的化合,进入其他群象;四是再由我再造世界,才有海和风,生命和死亡。梵的自性,一面可以始终保持本体的本位,另一面可以发展做成一个生活的人我。人我即“有情”的中心,即天人的群类和世界上各种生物的中心。梵我从生命类的顶门进入,做成人我。在人我中,有五种风与三德。五种风相似我国道家所谓的气机,有呼、吸、介风、死风、消化风等。三德就是喜、优、暗。梵我被肉体和心识所包围,所禁闭。眼、耳、鼻、舌、皮名为知根,手、足、舌、排泄器官、生殖器官等名为为根,中间联络的主管就是意。醒时,由五风与根等,全部都在活动。梦时,只是五风和意在活动。睡眠时,意也休止,只有五风在活动。觉位,便是解脱的境界,正是那个无喜无忧无苦无乐的梵我的欢喜地。

3、轮回与解脱。人我的命运只有两条,一是跟着现象在继续变化,便是轮回;一是返还在大梵的本位,便是解脱。有情界不得解脱,便都有天、地、空三界中轮回“五道四生”,即天道、祖道、人道、兽道、和地狱道;胎、卵、湿、化四类生命。

《奥义书》的最终目的,是悟得人性中唯一不二的梵净,脱离罪恶和烦恼,求得解脱。解脱的方法则是修习禅定和瑜伽,抑制感觉和表象活动,念诵梵的密咒,念念相续,渐渐把握身心,进入真净的梵我和大梵重新合一不二的境界。德国哲学家叔本华再三赞叹《奥义书》说,全世界所有书籍的价值都难比得上它的卓越与深邃。

时代进步到释迦牟尼应世的时代,《奥义书》已满足不了人类潜在的“求真”根性,由而出现了从宗教哲学脱颖而出,自求真蒂的各派哲学,即所谓的“正统六派”和“异宗三派”。

所谓“正统六派”,即数论、瑜伽、胜论、正理、弥曼差和吠檀多六派。这六派仍然承认《吠陀》以来哲学的权威,是婆罗门教的正统派。数论派的世界观是二无论,说宇宙的根元有物质原理的自性与精神原理的神我。瑜伽派依数论派思想成立瑜伽哲学。胜论派立足于多元论,主张物理的世界观。正理派以胜论思想作背景,发展因明的正理,确定认识的价值。弥曼差派继绍《净行书》的仪式。吠檀多派祖述《奥义书》的哲学。实质上,这六派都是祖述《吠陀》,稍加修整,另换一番新的面目。值得一提的是,数论派提出这世间为“三苦”所逼,一是依内苦,包括病苦与心苦;二是依外苦,不能摆脱物质世界的迫害等;三是依天苦,不能脱离自然界的束缚等。并立“三种量”论,一是证量,又名现量;二是比量,由推理而得的知识;三是圣言量,以圣者的教说为依据量知事物。正理派在这三种量以外又加了比喻量,认为神的存在不能证明,就是不可知数,其接近于无神论者。

所谓“异宗三派”,即佛教、耆那教和顺世派。顺世派学说相似于近代的唯物论,又近于现代新兴的存在主义。他们否定一切宗教的权威,认为除了直接感觉的以外,没有可以相信的东西。离开物质,就没有什么精神的存在。因此在有此身存在的期间,满足自己的欲望,便是人类究竟的目的。他们主张自然无因论,唯其无因,所以无果。于是唆使人们消极而沉醉于现实的享受。其实,这种思想在人类的矛盾心理中,永恒而普遍的存在着。耆那教的哲学思想大抵与数论相同,认为精神的生命是有命有灵魂的,物质性的生命是无命非灵魂的,是纯粹的二元论。认为生命是本来自性清净的实体,因被非生命所掩蔽才丧失了它本来的光明。一切生活行为就是业,有业渗透到生命里便叫做漏入。所谓业又是微细的物质,身体运动时便流出微细的物质,所以这个身体就是业身。业身又系缚生命,与非生命结合,轮回诸道,受苦受乐。要脱离轮回,便需修苦行,制止业流进入生命,就是制御。制御达到旧业灭了,新业不生,就是寂静。再进而灭了一切业,生命和物质分离,上升到超越世间,才是解脱。

上述,就是佛教产生的时代背景。

这样的时代,当有澄清天下或解救世人的非常人物应运而生。这样的人物,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英雄之路,即寻求武力,依仗谋略,一统天下,安定民生。纵观历史,这样的英雄不乏其人。然而,英雄是征服一切人,使天下人臣服于自己,但却不能征服自己的烦恼和痛苦,以及生前死后的悲哀。二是圣人之路,即通过传播文化思想,推行其言教身教,使之教化行之于天下,惠及众生,福利万代。相比之英雄,圣人是征服自己,有替天下人负担起长期烦恼、解除别人痛苦的勇气。这样的圣人,释迦牟尼,是也!我国的孔子,是也!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