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他山石(十六)---敦煌  

2008-01-22 09:16:35|  分类: 他山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敦煌

       从我居住的城市来敦煌,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而由于遥远难于成行便还有一个时间的问题。敦煌埋藏在我心里算来已经二十四年了。敦煌莫高窟艺术在沙漠中已经存在有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所以二十四年的时间根本就不值一提。这二十四年只是自己个人的时间刻度,当自己随着岁月的增长对艺术慢慢的从一种狂热逐步转变为一种对狂热的省慎时;站在这块土地上便有了双向的一种审视。敦煌成了自己过去和现在的一个审视点或者说是一个堆积着过去存在的“沙漏计时器”,过往的岁月尤如沙漏悄悄;持续不断的取代着当下的存在。就像这里漫天的黄沙。这种形而上的时间感在这茫茫沙漠里的感觉特别的强烈。

       汉代的应劭解释“敦煌”两个字的意义说:“敦;大地。煌;盛也。”汉武帝打通甘肃通往西域的“河西走廊”,首次建郡。敦煌为建置的河西四郡之一。在中国地图上找寻甘肃;青海;新疆的交界点,可以找到这个地方。只是在图上就可以看出来这里大部分都是沙漠,只有敦煌小城周围是块小绿州。莫高窟在城东南二十公里,已属沙漠地带了。不过与一路上沙漠戈壁的景象相比,敦煌城却是一个让人轻松;愉悦的小城。城里绿树成荫,让人很难相信这是身处西部灼热的阳光的边地。这里的街道非常干净,行人并不多。每个城市都有某种自己独特的风情,这种让人直接体验的感觉是这种城市风情直接渗透到每一条街;每一个行人;每一个交谈的言语声调等等。在敦煌的街巷里,在光影婆娑的绿树荫下行走是一种享受,虽然身负近二十公斤的行囊。我想如果没有太多的欲望,平静的生活在这样的小城里,每天过着一种简单,轻松的日子,未尝不是一件美事。我知道现在的敦煌城并不是名扬天下的唐朝敦煌城,那个唐朝的原城已经消失在历史的时空里。实际上历史的敦煌已然多次的消失和重建。这使得我们面对这座都城有种沧桑感和某种不确定性。就像在城外的四周包围城市的茫茫沙漠和荒凉的戈壁,使得今天的这座绿色葱葱的城市更具脆弱性。这更像是镶在历史的虚空中存在,使之在巨大的虚无中让这样的绿意葱葱;平和安宁的小城更加珍贵和美丽。

       敦煌莫高窟的对面是三危山。敦煌莫高窟的开凿缘起三危山,史上多有记载。公元366年一位法名乐樽和尚云游至此。夕阳西下的三危山突现奇景:三危山金光灿烂,有如千佛显现。乐樽目睹神光发愿要在此开窟造像,以扬神迹圣地。至此莫高窟的第一个石窟就这样诞生。站在莫高窟的山门前我特意看了光照的角度和时间,上午的阳光正对着三危山,所以当年乐樽看到三危山的金光断不是晚霞。因缘而会,也非我们今人所能揣度。

       与周围黄沙漫铺的荒凉景象相反,莫高窟则是一块小小的绿州。站在这里不禁让人眼睛一亮。莫高窟凿窟的崖壁是河水冲积而成。现在河床还在只是河水已经枯了。在河床的两岸还生长着白杨和红柳等树木。崖上一片黄沙;崖下则浓绿成荫。凿在崖壁上的石窟群错落有致;映印绿树丛中。让人不尽感叹古人选择这个地方开凿石窟实非偶然。据统计莫高窟现有四百八十六窟。但是我去的时候只开放了十一个窟。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但是因为参观时间短,走马观花,单是这区区几个石窟内的壁画和雕塑就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除已经组成的旅游团外,散客一般都会被要求临时在检票口组成二,三十人一组由一个专门的讲解员带引参观。虽然不是旅游的旺季,但游客还是很多,年龄跨度很大。但是石窟里的艺术世界的跨度更大,从公元第四世纪到十三世纪[历经北魏;隋;唐;五代;宋;西夏;元]。在开启的有限的几个窟里要体会到每个时代的艺术印迹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在静听讲解员讲述过程中我一直在努力回忆自己曾经看过的莫高窟的资料,尽可能的想有个比较基本的感观。很快我就感觉这让我很没有自信,这跨度一千多年来的社会生活的图像把佛的世界和人的世界自然的结合在一起,在某个开启的历史时间段的年代窗户里有幸让我们张望一下,我们也只是从这扇窗户里看看这里曾经记录下的一千多年间的某个历史场景。但是想整体的探寻莫高窟存在的深层意义真的很难。这比单纯的艺术探寻或者历史文化要来复杂得多。而最直接的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只是“时间”而已。这“时间”是莫高窟的“时间”也是感知这一切的自己的“时间”。从十七岁学画第一次知道和向往莫高窟的世界到今天站在这崖壁下徘徊,自己体验到了二十四年的“时间”背后的一个巨大的吞噬这一切的虚无,而这莫高窟是自己面对过往时光的参照物。同时,现在我面前的莫高窟在经历朝代更替和事物不断的生死交替中那更为巨大的时间和虚无更让我们震撼。如果我们往上朔到山川,海洋直到天体,那眼前的这一切存在面对绝对的虚无,即使上千年之久也不过只是一瞬。在这里我们最深切的体验也许就是“时间”和自己做为一个个体存在面对虚无的一种无奈。就象当自己无法阻挡年华渐渐老去的父母时的绝望和无奈。这使我们不单单是对自己还有对天地间的所有一切怀着某种大悲悯。在这个意义上也许我们才能体会出这石窟里的佛的精神世界。

       那天在莫高窟住足了很久,在曾经的敦煌艺术研究所,在张大千曾经住过的房间里遥想自己曾经的艺术狂热;也在那些河边的一堆圆寂塔里看那个王道士的碑文——在敦煌的历史里他是一个罪人。敦煌似乎从来就不轻松,就象站在远处眺望那一片小绿州的周围的漫漫黄沙,从更广阔的视野上看,无不让所有的观注者心怀危机感。

       那天晚上在敦煌城里我找了一家西北烤羊排铺,要了一斤带骨羊排独自喝酒。窗外是敦煌的星空。这星空曾经在二十四年前让一个远方海边的孩子抬头仰望的。我举起酒来遥对曾经遥远的记忆,今夜这星空跨过曾经的起点也将照耀这重新出发的旅程。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