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清月朗的博客

一个善良平和的老头

 
 
 

日志

 
 

一代还一代  

2007-11-26 21:51:48|  分类: 窝边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走的早,落单的母亲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结。

        成家后,我便把母亲接来同住,带孩子、做饭,倒也相安、快乐。

        孩子上初中了,与我们一样早出晚归,白天,母亲又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母亲要回老家住,理由是那里有熟悉的环境,熟悉街坊。说不通她,只能随她愿。好在,老家离我住的地方也不太远,一小时车程,休息日常回去看看。尽管这样,作为儿子的我,每每想到只身一人在老家的她,心中总还不是个味。

        一晃就是几年,孩子上大学了,母亲也越来越老。照例,过年过节,或家人有什么喜庆之事,总还是把母亲给接过来,可她总得当晚回去,无奈,只得“以顺为孝”。

        那年的春节,母亲终于答应在我这住上几天。年三十,我早早就把她给接了过来。晚上,一起吃的年夜饭。看了会电视,她说累就先睡了,我们看春节联欢晚会,睡得较迟。

        第二天清晨,大概是五点,只听得轻轻地敲门声伴着母亲那低声的耳语,“二子(我在家排行老二,母亲总这么叫我),我走了。”这声音象惊雷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我不解地甚至有点气愤地对母亲吼着:“去哪啊!”当我披上件衣服打开房门时,母亲已经站在业已打开的大门口,手里拐着那她随身的小包袱。“今天是初一啊,再说,你总得吃了饭再走吧!”我继续吼着,但声音已不象起始那么大,是在求她。“我吃过了,你们睡吧。”说着,她径自关上门,下楼去了。我知道扭不过她,赶紧套上衣服追了出去。

        因为是初一,整个小区静的象没人似的。在小区门口我追上了她,抢过了她手中的包袱,可她说什么也要回去。无奈,真的无奈。好在,那么一大早,小区门口竟然停着一辆出租,我让母亲在后排落座,自己则坐在前排副驾驶的位子上,尽管母亲不要我送,但司机还是听我的。

        车开了。出租司机是个与我差不多大的中年男子,见我母子的情形,有点纳闷,但没有言语。我却沉不住气了,开始数落起母亲,“说好住几天的,这才初一。如果你真的不习惯,过了初一,或者吃了中饭,我再送你回去也不迟啊!这么一大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给你气受,逼你出门呢!”母亲任我去说,基本不答话,好象我越气她才越开心。

        于是,我转向身旁的出租司机,“兄弟,现在做儿子真难,她要一个人住,不清楚的会认为我们不管她。”“我没说你们不管我,我知道你们对我好。”母亲终于开腔了。接上母亲的话茬,我的情绪有些激动,提高了嗓门,“你要我们怎么做呢?!”母亲又不说话了,这时,空气象僵住了一样。

        出乎意料,那司机开腔了,“这位兄弟,你也不要怪老人,也不要心里过不去,这是一代还一代,历朝历代都是这样的。”“啊。。”我接不上话。司机继续说,“我家也是这样的。历来儿女对上辈的恩是还不尽的,也还不好的,是还给下一代了。把下一代照顾好,也就把对上辈的恩给还了。我父亲就是这样对我说的。”“是的,是的。你们把小家的日子过过好,把我的孙子带带好,就算还我的了。”母亲突然接上了话,而且声音大的出奇。接下来,便是母亲的唠叨了,说我们怎么不会带孩子啦,怎么对孩子太严厉啦,孩子要的东西不给他买,。。。。,没完没了。

        我无语,一直无语。在往老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着司机兄弟的那番话,真的朴素的不能再朴素了,深刻的不能再深刻了。

        当然,那年的初一,我是陪母亲在老家过的。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